?#39057;?#19982;?#39057;?#20687;

时间:2016-03-02 10:40:38 来源:公祭轩辕?#39057;?#32593; 作者: 编辑:梁君

  ?#39057;?#20687;

  一,点评

  千百年来,人们总是想方设法为?#39057;?#36896;型画像,为了让世人一睹其风采。然而,?#39057;?#20687;谁?谁像?#39057;?#21602;?可以肯定地说,目前存世的任何一种?#39057;?#20687;都是有缺憾的,因为任何具象都无法再现他的光辉形象,都无法承载他伟大的历史内涵。

  一),山东省嘉祥县武梁祠东汉石刻的?#39057;?#20687;

  武梁祠是东汉末期嘉祥县武氏家族祠堂与墓室里镶嵌、摆放的石构建筑与装饰,共四十多块汉画像石。

  画像石多采用“平面浅浮雕”手法制像。

  画像石其题材内容为三类,即当时社会现实生活类、历史人物类、神话故事及奇禽异兽类。

  历史人物类三?#39280;?#24093;像一栏?#37096;?#30011;了11位人物,即伏羲、女娲、神农、祝融、?#39057;邸?#39067;顼、帝喾、帝尧、帝舜、帝禹与夏桀。

  画像石具有较高的艺术效果。

  其一,画面大胆、夸张、富有想象。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表现手法巧妙地结合在一起,?#40644;屏?#26102;间与空间的界限,使古往今来、东西南北、天上人间的人物都共同和谐相处一室、一石。

  其二,运动感强烈。武梁祠画像从人物的姿态上做文章,强调人与物的活动姿势与速度,以使生动活泼,以展现人物的精神风貌。

  武梁祠?#39057;?#20687;:

  头戴天子冠冕,身着褒衣博带,右手抬至腰部,左手上扬,双脚向前迈进,侧身回望。左边隔栏题榜曰:“?#39057;?#22810;所改作,造兵井田,垂衣裳,立宫宅”。

  ?#25925;停?/p>

  褒衣博带,汉家风尚。天子冠冕,礼仪相当。双手高扬,有为之相。

  多所改作,立宅垂裳。环顾左右,共主共王。前参后参,?#21335;?#22235;方。

  不私一物,德配天壤。披山通道,宁?#28216;?#23581;。两足迈进,大业永昌。

  端恭危坐,非?#22235;?#26679;。肇造吾华,人神共仰。画图难足,日月同光。

  然而,?#19978;?#27494;梁祠?#39057;?#20687;是为庙堂供奉而作,并非露天生动之像;供人朝拜祭祀价值足而教育、认识、审美价值较为缺乏?#35805;鴉频?#20855;象化,具象化为汉代的一位皇帝。并且五帝像有程式化、雷同化倾向。《图版说明》:“帝尧的姿态?#31361;频?#24046;不多,帝舜的姿势和帝尧基本相同”、“五帝(?#39057;邸?#39067;顼、帝喾、帝尧、帝舜)均头戴旒冕”。

  二),当代人所设?#39057;?#22609;的?#39057;?#20687;。

  目前大陆所能看到的且较有影响的?#39057;?#22609;像多达十余处,如河北省涿鹿县三祖堂里的?#39057;?#20687;、河北省涿鹿县政务广场的“三祖像?#20445;?#28814;帝、?#39057;邸?#34473;尤)、河南省新郑市人民路的?#39057;?#20687;、河南省新郑市炎黄广场的?#39057;?#20687;、河南省新郑市?#39057;酃世?#25308;祖广场上的?#39057;?#20687;、河南省黄河游览区的炎黄二帝像、浙江省缙云县的?#39057;?#20687;、陕西省黄陵县轩辕庙、轩辕殿里的?#39057;?#20687;。

  除过陕西黄陵县?#39057;?#24217;、轩辕殿里的?#39057;?#20687;是以山东武梁祠东汉时期?#39057;?#20687;为蓝本进行设计外,其余多为当代人原创。

  当代人原创的?#39057;?#20687;虽然他们各?#36816;?#22788;环境不同、衣着不同、相貌不同、大小不同、姿态不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将?#39057;?#20855;象化并都“不像?#39057;邸保?/p>

  为什么同一个?#39057;?#21364;有着完全不同的面孔与形象呢?不是千人一面,而是一人一面呢?为什么塑像?#26053;?#38750;写“?#39057;?#20687;”三字不可呢?

  因为那些?#39057;?#20687;既不像?#39057;?#26412;人,也不是广大中华儿女心目中的?#39057;郟?#23427;们只是当代雕塑家们“研发”出来的东西,既缺乏一定历史依据与客观标准,又?#29615;从?#28814;黄子孙对祖先的群体心理认同。

  这些雕塑设计家的不足之处,就在于没能把握住远古时期的时代特征,?#26352;频?#30340;“人格”尤其“神格”缺乏认识,把?#39057;?#20855;象化,具象化为一个特定的、具体的人物。

  殊不知?#39057;?#26159;远古时期,生活在一个广大区域里,历经了一个漫长时代的人们其群体形象的化身;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的文化符号;是海内外炎黄子孙的共同始祖,他身上寄托着伟大中华民族的思想、感情与信仰,他是孕育蕴藏万物的巍巍昆仑,而那些具象化了的?#39057;?#33267;多也不过是山上的一草一木。

  二,构想

  那么,怎样才能寻?#19994;交频?#30340;“真身”呢?

  东方智者老子一语点?#23631;?#36855;津——“大象无形”、“大制不割”。

  ?#39057;?#26159;“朴”而不是“器?#20445;捌由?#21017;为器,故大制不割”。?#39057;?#26159;一块无字碑,任何特定的碑文都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39057;?#26159;人,同时也是神、也是仙。?#39057;?#26159;三位一体的,是人、神、仙的合三而一,他具有人的体貌特征,神的能量功绩,仙的风采气度。他是神话人物与历史人物的结合体,他是“?#20303;?#23562;、师、神、仙”的集大成者。

  魏曹丕曾?#26352;频?#30340;形象作过颇有见地的勾勒。曰:“轩辕应元期,功能总百神。体炼百灵妙,气含云露津。掺石曾城岫,铸鼎荆山滨。豁焉天扉辟,飘然跨腾麟。仪辔洒长风,攐裳蹑紫宸。”

  我们认为?#39057;?#20687;的设计应把握“六大元素”与“两大特色”。

  “六大元素?#20445;?#21363;一曰“祥云?#20445;?#20108;曰“神龙?#20445;?#19977;曰“龙颜?#20445;?#22235;曰“四面?#20445;?#20116;曰“高大?#20445;?#20845;曰“动感”。

  “两大特色?#20445;?#21363;“亦真亦幻”与“自然而然”。

  一),六大元素

  1,祥云

  应劭曰:“?#39057;?#26377;景云之瑞,故以云纪事也”。《左传》:“?#39057;?#27663;以云纪,故为云师而?#27900;薄!?#26460;氏注》:“?#39057;?#21463;命有云瑞,故百官师长皆以云为名号”。《春秋演孔图》:“?#39057;?#20043;将兴,黄云升于堂”。真可谓“无云即无?#39057;劭裳浴薄?/p>

  2,神龙

  龙是传说中一种有麟角须爪,能兴云作雨的神异动物。

  其一,?#39057;?#21363;龙,龙即?#39057;邸!?#21476;老的中华一条龙?#20445;?#25105;们是龙的传人,我们是?#39057;?#30340;子孙”。“二月二龙抬头?#20445;?#21516;时农历二月二又是?#39057;?#30340;生日。

  其二,?#39057;?#20197;龙为?#32487;凇?#33258;古轩辕氏就以龙为?#32487;冢?#21512;符釜山”定?#38388;?#40575;后?#39057;?#19981;仅继续以龙为?#32487;冢?#32780;且又以龙为“国徽”。

  其三,?#39057;?#20197;龙为坐骑,无龙而不行。

  《大戴礼记》:“?#39057;?#40700;衣黻裳,大带,乘龙扆云”。《易林》:“?#39057;?#20986;游,驾龙乘凤”。《?#19990;饋罰骸盎频?#20056;龙升云,?#27973;?#38686;,上至列阙,倒影,经过天宫”。《封禅书》:“?#39057;?#37319;首山之铜,铸鼎于荆山之下。鼎既成,有龙垂胡?#31069;?#19979;迎?#39057;邸;频?#19978;骑,群臣后宫?#30001;?#32773;七十余人,龙乃上去”。

  河南新郑?#39057;酃世?#22721;画有“?#39057;?#20056;龙图”、“?#39057;?#25806;旗图”、?#25226;?#40644;结盟图?#20445;频?#30342;乘龙而行。

  又见,与?#39057;?#21516;时代的“祝融”、“应龙”等人物出行也无不乘龙。如《中国神话传说?#23454;洹分?#30340;“祝融乘龙图?#20445;?#31163;骚图?#20998;?#30340;“应龙画河图”。

  3,龙颜

  《史记》:?#39057;邸?#29983;而神灵”。《孝?#22402;?#21629;诀》:“附宝出,降大灵,生帝轩”。“帝日角龙颜,有影云之瑞。”《河图握拒》:“北斗黄神之精,胸文曰‘?#39057;?#23376;’”。

  《白虎通》:“?#39057;?#40857;颜,得天匡阳,上法中宿,取象文昌”。《路史疏仡纪》:“生而紫气充房,身愈九尺,符涵庭朵,修髯花瘤,河目隆顙。”杜甫亦说过,天生龙种固龙颜。

  4,“四面”。

  《吕氏春秋》:“?#39057;?#22235;面”。《尸子》:“子贡问孔子曰,‘古者?#39057;?#22235;面,信乎?’”

  《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佚书》:“昔者黄宗质始好信,作自为像。方四面,傅一心。四达自中,前参后参,左参右参,践立履参,是以能为天下宗。”

  ?#39057;?#20026;什么要“作自为像?#20445;?#20026;什么又要“方四面”呢?#32943;?#22825;下昭告宣?#33606;?#20316;为天下之共主,?#21335;?#22825;下四方之民,一视同仁,毫无向背之意,如日月之大明,普照之而不私一草;如大地之广裕,普载之而不遗一木。

  先秦古籍讳书上亦有记载,“三皇无文,五帝画像”及“三皇设言民不讳,五帝画像世顺机”。

  《国语》:?#39057;?#20316;自为像,“合群叟比较民之有道者,设像以为民纪”。“设像教之”。

  1984年青海?#20197;?#21439;出土了“?#39057;?#22235;面铜像”的实物。此器为一铜铸杖首,人像留法而无冠,隆鼻大眼,神态各异。据考证距今约3600余年。

  常言道,奇人必有异像。“尧?#21450;?#24425;,舜目重瞳,禹耳参漏,文王四乳。”从古代存留下来的三代以前人物画像来看,也多有奇异之处。女娲与伏羲多为人面蛇身像,神农头长牛角。

  5,高大

  ?#39057;?#29238;天而母地,如皇天之深邃高远,若后土之博大深沉。老子曰:“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具其一也”。

  ?#39057;?#36890;天彻地,以其111米高的伟岸身躯屹立于中国“中部”——?#28216;?#23725;之巅,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给人以巨大的心理震?#24120;?#20351;人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有诗曰:“莫可近身瞻尊容,极目仰望仅及胸。灵光耀眼人眩?#21361;?#30333;云北上帝南行”。

  6,动感

  轩辕?#39057;?#26159;位大有作为的人物,而绝非尸位素餐的平庸之主,他的一生是“多所改作”的一生,是开拓进取的一生,是不断巡视云游的一生,是“迁徙往来无常处”、“未尝宁居”的一生。云在飘,龙在游,?#39057;?#22312;前行。即要在人物的动态上做文章,强调人和物的活动姿势与速度,给人一种“活力美”、“动态美”与“力量美”。一切景象都是生动活泼的、有血有肉的,“正在进行”的,而不是僵死刻板的、供奉在庙堂之上供人祭祀的偶像。

  二),两大特色

  1,亦真亦幻

  采取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艺术表现手法,把两种似乎矛盾的事物很好地有机结合起来。亦真亦幻,真时惟妙惟肖,呼之欲出,幻时虚无?#21320;浚?#24653;?#27604;糲山紜?#25972;个画面要把神仙与凡人,历史人物与现实生活,天上与人间,神话与现实巧妙地融为一体,使得总体形象既有普通的事物,又有神奇的景象;既有真实的美,即达到极致的真,又有虚幻的美,能给人留有无限遐思与想象的余地。

  2,自然而然

  就塑像而言,为庙堂之作与为旷野之作应有较大的差异,如人物的服饰、姿态、大小等。塑像的整个状态应与所处的具体环境相协调,即大环境决定塑像状态,而不是相反。塑像与大环境浑然一体,是环境的“生成物?#20445;?#32780;不是机械的“构筑物?#20445;?#22914;同山上的大树,而不是?#25918;?#30340;电杆。?#39057;?#20687;上通天,?#38470;?#22320;,形成天、地、人“三合一”的美妙景象。

  但见中国黄陵县西部?#28216;?#23725;之巅冉冉升腾起一缕云烟,藏头露尾的神龙浮游于其上,人神仙三位一体的轩辕?#39057;?#20056;龙戴云,在行进中俯视环顾着广袤的中华大地。

  总而言之,傲然耸立于?#39057;?#26366;经长期生活战斗过的地方——中国“中部”的轩辕?#39057;?#20687;,其形象是极其高大生动的,其内涵是十分丰富多彩的,不仅能满足人们顶礼膜拜的心理需求,而且尚具有?#27973;?#20043;高的“认?#37117;?#20540;与教育价值?#20445;?#23588;其“审美价值?#20445;?#33021;够最大限度地满足广大参观者“求新、求奇、求特、求美”的心理期许。(本文发表时有删节)何中升姜恩凯

pc加拿大最新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