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與黃帝像

時間:2016-03-02 10:40:38 來源:公祭軒轅黃帝網 作者: 編輯:梁君

  黃帝像

  一,點評

  千百年來,人們總是想方設法為黃帝造型畫像,為了讓世人一睹其風采。然而,黃帝像誰?誰像黃帝呢?可以肯定地說,目前存世的任何一種黃帝像都是有缺憾的,因為任何具象都無法再現他的光輝形象,都無法承載他偉大的歷史內涵。

  一),山東省嘉祥縣武梁祠東漢石刻的黃帝像

  武梁祠是東漢末期嘉祥縣武氏家族祠堂與墓室里鑲嵌、擺放的石構建筑與裝飾,共四十多塊漢畫像石。

  畫像石多采用“平面淺浮雕”手法制像。

  畫像石其題材內容為三類,即當時社會現實生活類、歷史人物類、神話故事及奇禽異獸類。

  歷史人物類三皇五帝像一欄共刻畫了11位人物,即伏羲、女媧、神農、祝融、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帝禹與夏桀。

  畫像石具有較高的藝術效果。

  其一,畫面大膽、夸張、富有想象。將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表現手法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突破了時間與空間的界限,使古往今來、東西南北、天上人間的人物都共同和諧相處一室、一石。

  其二,運動感強烈。武梁祠畫像從人物的姿態上做文章,強調人與物的活動姿勢與速度,以使生動活潑,以展現人物的精神風貌。

  武梁祠黃帝像:

  頭戴天子冠冕,身著褒衣博帶,右手抬至腰部,左手上揚,雙腳向前邁進,側身回望。左邊隔欄題榜曰:“黃帝多所改作,造兵井田,垂衣裳,立宮宅”。

  詮釋:

  褒衣博帶,漢家風尚。天子冠冕,禮儀相當。雙手高揚,有為之相。

  多所改作,立宅垂裳。環顧左右,共主共王。前參后參,心系四方。

  不私一物,德配天壤。披山通道,寧居未嘗。兩足邁進,大業永昌。

  端恭危坐,非彼模樣。肇造吾華,人神共仰。畫圖難足,日月同光。

  然而,可惜武梁祠黃帝像是為廟堂供奉而作,并非露天生動之像;供人朝拜祭祀價值足而教育、認識、審美價值較為缺乏;把黃帝具象化,具象化為漢代的一位皇帝。并且五帝像有程式化、雷同化傾向。《圖版說明》:“帝堯的姿態和黃帝差不多,帝舜的姿勢和帝堯基本相同”、“五帝(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均頭戴旒冕”。

  二),當代人所設計雕塑的黃帝像。

  目前大陸所能看到的且較有影響的黃帝塑像多達十余處,如河北省涿鹿縣三祖堂里的黃帝像、河北省涿鹿縣政務廣場的“三祖像”(炎帝、黃帝、蚩尤)、河南省新鄭市人民路的黃帝像、河南省新鄭市炎黃廣場的黃帝像、河南省新鄭市黃帝故里拜祖廣場上的黃帝像、河南省黃河游覽區的炎黃二帝像、浙江省縉云縣的黃帝像、陜西省黃陵縣軒轅廟、軒轅殿里的黃帝像。

  除過陜西黃陵縣黃帝廟、軒轅殿里的黃帝像是以山東武梁祠東漢時期黃帝像為藍本進行設計外,其余多為當代人原創。

  當代人原創的黃帝像雖然他們各自所處環境不同、衣著不同、相貌不同、大小不同、姿態不同,但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將黃帝具象化并都“不像黃帝”!

  為什么同一個黃帝卻有著完全不同的面孔與形象呢?不是千人一面,而是一人一面呢?為什么塑像下面非寫“黃帝像”三字不可呢?

  因為那些黃帝像既不像黃帝本人,也不是廣大中華兒女心目中的黃帝,它們只是當代雕塑家們“研發”出來的東西,既缺乏一定歷史依據與客觀標準,又不反映炎黃子孫對祖先的群體心理認同。

  這些雕塑設計家的不足之處,就在于沒能把握住遠古時期的時代特征,對黃帝的“人格”尤其“神格”缺乏認識,把黃帝具象化,具象化為一個特定的、具體的人物。

  殊不知黃帝是遠古時期,生活在一個廣大區域里,歷經了一個漫長時代的人們其群體形象的化身;是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的文化符號;是海內外炎黃子孫的共同始祖,他身上寄托著偉大中華民族的思想、感情與信仰,他是孕育蘊藏萬物的巍巍昆侖,而那些具象化了的黃帝至多也不過是山上的一草一木。

  二,構想

  那么,怎樣才能尋找到黃帝的“真身”呢?

  東方智者老子一語點破了迷津——“大象無形”、“大制不割”。

  黃帝是“樸”而不是“器”,“樸散則為器,故大制不割”。黃帝是一塊無字碑,任何特定的碑文都書不盡言,言不盡意。

  黃帝是人,同時也是神、也是仙。黃帝是三位一體的,是人、神、仙的合三而一,他具有人的體貌特征,神的能量功績,仙的風采氣度。他是神話人物與歷史人物的結合體,他是“親、尊、師、神、仙”的集大成者。

  魏曹丕曾對黃帝的形象作過頗有見地的勾勒。曰:“軒轅應元期,功能總百神。體煉百靈妙,氣含云露津。摻石曾城岫,鑄鼎荊山濱。豁焉天扉辟,飄然跨騰麟。儀轡灑長風,攐裳躡紫宸。”

  我們認為黃帝像的設計應把握“六大元素”與“兩大特色”。

  “六大元素”,即一曰“祥云”,二曰“神龍”,三曰“龍顏”,四曰“四面”,五曰“高大”,六曰“動感”。

  “兩大特色”,即“亦真亦幻”與“自然而然”。

  一),六大元素

  1,祥云

  應劭曰:“黃帝有景云之瑞,故以云紀事也”。《左傳》:“黃帝氏以云紀,故為云師而云名”。《杜氏注》:“黃帝受命有云瑞,故百官師長皆以云為名號”。《春秋演孔圖》:“黃帝之將興,黃云升于堂”。真可謂“無云即無黃帝可言”。

  2,神龍

  龍是傳說中一種有麟角須爪,能興云作雨的神異動物。

  其一,黃帝即龍,龍即黃帝。“古老的中華一條龍”,“我們是龍的傳人,我們是黃帝的子孫”。“二月二龍抬頭”,同時農歷二月二又是黃帝的生日。

  其二,黃帝以龍為圖騰。自古軒轅氏就以龍為圖騰,“合符釜山”定都涿鹿后黃帝不僅繼續以龍為圖騰,而且又以龍為“國徽”。

  其三,黃帝以龍為坐騎,無龍而不行。

  《大戴禮記》:“黃帝黼衣黻裳,大帶,乘龍扆云”。《易林》:“黃帝出游,駕龍乘鳳”。《皇覽》:“黃帝乘龍升云,登朝霞,上至列闕,倒影,經過天宮”。《封禪書》:“黃帝采首山之銅,鑄鼎于荊山之下。鼎既成,有龍垂胡髯,下迎黃帝。黃帝上騎,群臣后宮從上者七十余人,龍乃上去”。

  河南新鄭黃帝故里壁畫有“黃帝乘龍圖”、“黃帝擎旗圖”、“炎黃結盟圖”,黃帝皆乘龍而行。

  又見,與黃帝同時代的“祝融”、“應龍”等人物出行也無不乘龍。如《中國神話傳說詞典》中的“祝融乘龍圖”,《離騷圖》中的“應龍畫河圖”。

  3,龍顏

  《史記》:黃帝“生而神靈”。《孝敬鉤命訣》:“附寶出,降大靈,生帝軒”。“帝日角龍顏,有影云之瑞。”《河圖握拒》:“北斗黃神之精,胸文曰‘黃帝子’”。

  《白虎通》:“黃帝龍顏,得天匡陽,上法中宿,取象文昌”。《路史疏仡紀》:“生而紫氣充房,身愈九尺,符涵庭朵,修髯花瘤,河目隆顙。”杜甫亦說過,天生龍種固龍顏。

  4,“四面”。

  《呂氏春秋》:“黃帝四面”。《尸子》:“子貢問孔子曰,‘古者黃帝四面,信乎?’”

  《馬王堆漢墓帛書老子佚書》:“昔者黃宗質始好信,作自為像。方四面,傅一心。四達自中,前參后參,左參右參,踐立履參,是以能為天下宗。”

  黃帝為什么要“作自為像”,為什么又要“方四面”呢?向天下昭告宣示,作為天下之共主,心系天下四方之民,一視同仁,毫無向背之意,如日月之大明,普照之而不私一草;如大地之廣裕,普載之而不遺一木。

  先秦古籍諱書上亦有記載,“三皇無文,五帝畫像”及“三皇設言民不諱,五帝畫像世順機”。

  《國語》:黃帝作自為像,“合群叟比較民之有道者,設像以為民紀”。“設像教之”。

  1984年青海湟源縣出土了“黃帝四面銅像”的實物。此器為一銅鑄杖首,人像留法而無冠,隆鼻大眼,神態各異。據考證距今約3600余年。

  常言道,奇人必有異像。“堯眉八彩,舜目重瞳,禹耳參漏,文王四乳。”從古代存留下來的三代以前人物畫像來看,也多有奇異之處。女媧與伏羲多為人面蛇身像,神農頭長牛角。

  5,高大

  黃帝父天而母地,如皇天之深邃高遠,若后土之博大深沉。老子曰:“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具其一也”。

  黃帝通天徹地,以其111米高的偉岸身軀屹立于中國“中部”——子午嶺之巔,讓人難以望其項背,給人以巨大的心理震撼,使人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有詩曰:“莫可近身瞻尊容,極目仰望僅及胸。靈光耀眼人眩暈,白云北上帝南行”。

  6,動感

  軒轅黃帝是位大有作為的人物,而絕非尸位素餐的平庸之主,他的一生是“多所改作”的一生,是開拓進取的一生,是不斷巡視云游的一生,是“遷徙往來無常處”、“未嘗寧居”的一生。云在飄,龍在游,黃帝在前行。即要在人物的動態上做文章,強調人和物的活動姿勢與速度,給人一種“活力美”、“動態美”與“力量美”。一切景象都是生動活潑的、有血有肉的,“正在進行”的,而不是僵死刻板的、供奉在廟堂之上供人祭祀的偶像。

  二),兩大特色

  1,亦真亦幻

  采取浪漫主義與現實主義相結合的藝術表現手法,把兩種似乎矛盾的事物很好地有機結合起來。亦真亦幻,真時惟妙惟肖,呼之欲出,幻時虛無縹緲,恍惚若仙界。整個畫面要把神仙與凡人,歷史人物與現實生活,天上與人間,神話與現實巧妙地融為一體,使得總體形象既有普通的事物,又有神奇的景象;既有真實的美,即達到極致的真,又有虛幻的美,能給人留有無限遐思與想象的余地。

  2,自然而然

  就塑像而言,為廟堂之作與為曠野之作應有較大的差異,如人物的服飾、姿態、大小等。塑像的整個狀態應與所處的具體環境相協調,即大環境決定塑像狀態,而不是相反。塑像與大環境渾然一體,是環境的“生成物”,而不是機械的“構筑物”,如同山上的大樹,而不是路旁的電桿。黃帝像上通天,下接地,形成天、地、人“三合一”的美妙景象。

  但見中國黃陵縣西部子午嶺之巔冉冉升騰起一縷云煙,藏頭露尾的神龍浮游于其上,人神仙三位一體的軒轅黃帝乘龍戴云,在行進中俯視環顧著廣袤的中華大地。

  總而言之,傲然聳立于黃帝曾經長期生活戰斗過的地方——中國“中部”的軒轅黃帝像,其形象是極其高大生動的,其內涵是十分豐富多彩的,不僅能滿足人們頂禮膜拜的心理需求,而且尚具有非常之高的“認識價值與教育價值”,尤其“審美價值”,能夠最大限度地滿足廣大參觀者“求新、求奇、求特、求美”的心理期許。(本文發表時有刪節)何中升姜恩凱

pc加拿大最新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