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典詩詞與優秀傳統文化

時間:2018-05-24 16:10:14 來源:公祭軒轅黃帝網 作者: 編輯:梁君

   古典詩詞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奇葩。為了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有必要深入研究古典詩詞,并大力普及其精華。本文就此談一點粗淺的學習體會。

   中國是一個詩的國度。《五經》被視為儒家經典,《詩經》作為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列入其中。足見詩在傳統文化中占有重要而獨特的位置。

   “詩言志”(《尚書 堯典》),說明詩的本質,并形成中國詩歌的優良傳統。詩,不論敘事、寫景、抒情,歸根結底為表達某種志向、意愿、抱負。

   《論語》載孔子多次談到《詩經》,表明對詩的高度重視。

   孔子告誡弟子要學習《詩經》。“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論語 陽貨》)孔子以“興、觀、群、怨”四字,概括《詩經》的社會功能,在于培育聯想力、觀察力、合群力、諷喻力,教人盡孝、盡忠,也即樹立儒家的核心價值觀,并擴大知識面。

   孔子又說:“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論語 泰伯》)學習詩篇,使人振作起來;學習禮制,使人成長起來;學習音樂,使人完善起來。詩與禮、樂,都具有教化作用。孔子曾問他的兒子伯魚,學詩沒有,教導他“不學詩,無以言。”(《論語 季氏》)不學詩,說話就說不好。

   詩的教化功能,還體現在孔子對《詩經》的總體評價上。“《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論語 為政》)“無邪”,意即純正,符合儒家以“仁”和“禮”為核心的倫理道德和行為規范。他認為,詩抒發感情,要有節制。“子曰: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論語 八佾》)《詩經》第一篇“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作樣板。

   一次,子貢向孔子請教貧富應有的道德境界,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論語 學而》)當孔子聽到子貢引用《詩經》名句時,夸獎說,現在可以與你討論《詩經》了。可見孔子對詩多么看重,認為只有達到一定思想文化水平的人,才能與之談詩。

   古典詩詞的題材、體裁、風格豐富多彩。無論山水詩、田園詩、敘事詩、詠物詩、諷喻詩、邊塞詩、懷古詩、詠史詩,也無論豪放派、婉約派,浪漫主義、現實主義,各具特色,又有共性,都承載著一定的文化內涵。古典詩詞中也有糟粕,總的說,傳承和發揚了優良傳統。

   “詩言志”和“文以載道”的精神是一致的。詩是文體的一種,但不同于散文。詩的特點是文字十分精煉,重視藝術手法,尤其講究音韻,因而適合吟誦,便于記憶,具有很強的親和力與感染力,能夠起著非同尋常的潛移默化作用。

   古典詩詞的作者,都生活在一定時代,其作品既反映那個時代的社會生活,

   也體現作者的思想傾向和精神境界。下面試從古典詩詞中蘊含優秀傳統文化影響較深的幾個方面,結合有關佳作名句,作簡要說明。

   一、家國情懷

   “詩緣情”(西晉 陸機:《文賦》)。詩為抒發感情而作。親情、友情、愛情、

   鄉情,是詩的永恒題材。“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論語 泰伯》)“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孟子 盡心上》)“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大學》)等等,被視為人生價值知所在。抒發家國情懷的作品,歷來備受推崇。

   屈原作為我國歷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影響深遠。他關注現實,憂國憂民,為了楚國的前途和命運,對內主張改革,對外提出聯齊抗秦。終因楚頃襄王聽信讒言,屢屢遭受迫害,最后投江而死。其《離騷》堪稱千古絕唱,被視為通過詩歌傾吐對民族、對國家深情的標桿。“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表明詩人不畏救國道路漫長艱險,而勇于探索、不怕犧牲的精神。

   家國情懷以杜詩深沉。杜甫生長在‘奉儒守官’的家庭,既親歷“開元盛世”的繁華,有過政治抱負;又飽受安史之亂的苦難,長期窮困潦倒,卻始終胸懷國家民族。他在《前出塞》中高歌:“丈夫誓許國,憤惋復何有?”“丈夫四方志,安可辭固窮?”發誓以身許國,志在四方,決不推辭,決無怨憤。

   家與國的命運密不可分。杜甫的“三吏”、“三別”等篇,以親眼所見的大量事實和愛憎分明的濃烈感情,生動描寫出國家危難時刻,百姓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慘情景。《春望》這首詩,把戰亂造成的禍害,刻畫到極致。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國破家亡,生靈涂炭,花也流淚,鳥也傷心。杜詩反映他悲苦一生的居多,這正是唐王朝由盛轉衰的真實寫照。最能表現他歡快心情的,莫過于《聞官軍收河南河北》這首膾炙人口的七律。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聽說官軍打了大勝仗,詩人欣喜若狂熱淚滾滾,妻子的滿臉愁容也為之一掃。馬上想到的是返回故鄉!此詩寫景真實、抒情細膩,語言生動、韻律流暢。國運盛衰興亡與家道悲歡離合的依存關系,躍然紙上。

   家國情懷還表現在,對祖國壯麗山川和悠久歷史文化的一往情深。不少懷古、詠史之作,深受讀者喜愛,就在于把景物描寫與人生感嘆融為一體,發人深思。蘇軾《念奴嬌 赤壁懷古》,被認為是蘇詞豪放風格的代表作。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

   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

   煙滅。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大江東去”、“驚濤拍岸”,聊聊幾句之后,以“江山如畫”四字,把人引入對大好河山的無限遐思。又從赤壁之戰中“一時多少豪杰”,聯想到歷史上涌現的“千古風流人物”。詞中的“多情”指什么,解說不一,但都與“故國神游”,即對祖國秀麗山川的鐘愛之情,對深厚人文傳統的敬畏之心,緊密相連。

   古典詩詞中的家國情懷,決非一時沖動,而是發自內心深處,建立在理性基礎上,厚重持久的真情流露。南宋陸游《示兒》一詩,感人至深: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詩人為未能收復被金兵侵占的北方土地,而痛心不已,同時又對國家統一,滿懷信心和希望。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南宋 文天祥:《過零丁洋》)“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清 林則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直抒胸臆,表達把國家民族利益放在首位,個人生死禍福置之度外的高尚情操。

  二、民生憂思

  黎民百姓的生活疾苦,是古典詩詞中的一個重大題材。“民惟邦本,本固邦

  寧。”(《尚書 五子之歌》)“圣人無常心,以百姓之心為心。”(《老子》第49章)“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 盡心下》),“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荀子 王制》),說明中國以民為本的文化傳統深厚。對人民命運的關注與同情,乃家國情懷之自然延伸。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屈原:《離騷》)表達詩人對百姓的真摯情感和對其苦難的深切同情。

  唐代李紳《憫農》詩,對廣大農夫的悲慘命運,刻畫得入木三分。其一: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

  四海無閑田,農夫猶餓死。

  春耕秋收,終年勞累,播下種子換來豐盛收獲,四海的耕地都已種植,農夫本應豐衣足食,結果卻不得溫飽,有的還因饑餓而死去。詩人以寫實的手法,鮮明的對照,展示了社會的不公。

  以長篇敘事詩聞名的唐代詩人白居易,有一首五言古詩《觀刈麥》,把夏收農民的揮汗勞作和悲苦生活,寫得非常真實而細膩。

  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夜來南風起,小麥覆隴黃。

  婦姑荷簞食,童稚攜壺漿。相隨餉田去,丁壯在南岡。

  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

  復有貧婦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遺穗,左臂懸敝筐。

  聽其相顧言,聞者為悲傷。家田輸稅盡,拾此充饑腸。

  今我何功德,曾不事農桑。吏祿三百石,歲晏有余糧。

  念此私自愧,盡日不能忘。

  農民一年耕耘的收成,只夠交納稅賦。“右手秉遺穗,左臂懸敝筐。”“家田輸稅盡,拾此充饑腸。”不得不靠揀拾遺留地里的麥穗,為一家老小糊口。詩人進而與農民作對比,自己不事農桑,卻一年享有三百石俸祿,歲歲結余,因此感到慚愧。士大夫如此了解、體貼農民,難能可貴。

  清代揚州八怪中最著名的鄭燮(板橋),任濰縣知縣時,作了一幅竹畫,送給山東巡撫包括,題詩《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一個封建時代的父母官,睡在縣衙內,聽見風吹得竹葉蕭蕭作響,馬上惦記著民間疾苦。這種對民情的時刻關注,值得深思。

  三、故鄉情結

  中國古典詩詞中,寫的最多、最感人的,大概是故鄉、故園、故人。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論語 學而》)古老的農業文明,鑄就中國悠久的崇敬祖先文化傳統。自炎黃二帝以來,民間即重視祭祀先祖,追本溯源。故土難離、葉落歸根的觀念,根深蒂固。對生于斯長于斯的故鄉,童年留下的記憶,終身難忘。一提起故鄉,人們就不禁想起那里的山川草木,曾經生息過的屋舍庭院,朝夕相處的親人故舊,祖輩長眠的墳塋墓地。故鄉、故園與故人,緊緊纏繞在一起。杜甫《月夜憶舍弟》是抒發鄉情的名篇。

  戌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

  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月亮,人們走到哪里所見的都一樣,但又不一樣。時值白露節令,月光皎潔。然而,戰亂使兄弟分離,杳無音信,思鄉之情,油然而生。詩人眼里,惟有故鄉的月最明亮最親切,因為它融進了童真童趣、如煙往事。季羨林先生以《月是故鄉明》為題,寫過一篇散文。說他到過三十多個國家,所見的月色都很美;長期居住燕園的朗潤園,那里的荷塘月色更令人向往。他卻總是懷念魯西北老家的月夜,忘不掉兒時在月色下仰臥葦塘邊,一個一個數星星的情景。

  在抒寫月夜思鄉情結的詩作中,最廣為傳誦的,當為李白的《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喜好漫游的李白,時時思念曾生活過二十年的四川。他寫過許多詠月詩,

  此詩以樸素清新的語言,使人心靈震撼、共鳴。

  登高望鄉,得以稍稍舒緩、撫慰鄉愁的痛苦。被發配到柳州的唐代文豪柳宗元,與僧人浩初一同登山,寫下《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故》:

  海畔尖山似劍铓,秋來處處割愁腸。

  若為化得身千億,散上峰頭望故鄉。

  高聳的尖山像刀劍一般鋒利,秋日登上山頭,仿佛處處都在切割我的愁腸。假如我能變出無數化身,就要散布到每個山頭,去遙望故鄉。詩人筆下,鄉愁之苦,望鄉之切,寫得淋漓盡致。

  對于久別故鄉的游子,回到故鄉的歡快心情,古典詩詞中有許多生動描寫。唐代賀知章《回鄉偶書》,以樸實的語言,寫出久別后回到家鄉的動人場景。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鄉音,是故鄉給每個人留下最難磨滅的印記。詩人透過“鄉音無改”這一平淡常見的現象,道出了葉落歸根這古老的農耕文化情結。

  故園,曾經生活過的庭園,是故鄉的一部分,與故鄉密不可分。

  問春從此去,幾日到秦原。

  憑寄還鄉夢,殷勤入故園。(柳宗元:《零陵早春》)

  詩人被貶湖南永州時,春天來得早,不禁想到,自己的生地秦原(長安),何時能春暖花開?盼望早日回到那只在夢中回去過的故鄉,撲向故園。

  “故園情”一詞,見于李白七絕《春夜洛城聞笛》。

  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東風滿洛城。

  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

  客居洛陽的李白,春夜里聽到悠揚的笛聲,吹的是令人神往的《折楊柳》曲調,這是什么人都會勾起思念故園情感的。

  故園情往往即景而生,許多著名詩人都留下感人篇章,如:

  渭水東流去,何時到雍州。

  頻添兩行淚,寄向故園流。

  (唐 岑參:《見渭水思秦川》)

  故園渺何處,歸思方悠哉。

  淮南秋雨夜,高齋聞雁來。

  (唐 韋應物:《聞雁》)

  早春、流水、聞笛、聞雁……,都會觸發人們心歸故園。

  “故人情”,也在李白詩中明確點到。其五律《送友人》:

  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王維:《渭城曲》)“故人不可見,漢水日東流。”(王維:《哭孟浩然》)古典詩詞中,送別、懷念、哀悼故人的作品,各具意境。

  四、自然眷戀

  天人之學,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理念之一。中國古人眼中,天既有其神秘屬性,又有其自然屬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第25章)“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論語 陽貨》)這里的天、地,都指自然界,人和萬物是自然的一部分,依存自然界。“知者樂水,仁者樂山。”(《論語 雍也》)有智慧的人,樂于親近水;有仁德的人,樂于親近山。尊重自然、熱愛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親近自然、回歸自然、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優秀傳統,在歷代山水田園詩中得到了生動體現。

  東晉大詩人陶淵明,以田園詩聞名。他的代表作《歸田園居》其一: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田園。

  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

  噯噯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余閑。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

  詩人一開頭就表明自己,從小沒有世俗氣,本性熱愛大自然。后一度為官,任江州祭酒、彭澤令等,是“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就像籠中鳥、池中魚一樣,始終眷戀、思念大自然,“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最后,下決心“不為五斗米折腰”,回鄉過著“開荒南野際,守拙歸田園”的生活,得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全詩用“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結尾,以質樸、清新的風格,說明回歸自然的無窮樂趣。

  南朝詩人謝靈運,作為山水詩派代表人物,以其精細描寫山水的作品,引人入勝。他的《石壁精舍還湖中作》:

  昏旦變氣候,山水含清暉。清暉能娛人,游子澹忘歸。

  出谷日尚早,入舟陽已微。林壑斂暝色,云霞收夕霏。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披拂趨南徑,愉悅偃東扉。

  慮澹物自輕,意愜理無違。寄言攝生客,試用此道推。

  前四句,寫早晚氣候常有變化,山水卻總是那樣清新明亮;自然風光使人心曠意愜,澹泊忘返。最后兩句“寄言攝生客,試用此道推”,勸說人們,為求養生之道,快快回到大自然中去。

  唐代田園派詩人王維,對于自然的描寫,獨具特色。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

  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鹿柴》)

  鹿柴,王維隱居陜西藍田縣輞川一景區,環境格外清新靜謐。人回到自然懷抱中,那種閑適心境,使人向往。王維所受佛教空靈的影響,清晰可見。

  宋代歐陽修,在被貶為滁州太守時,作了一首題為《畫眉鳥》的詩:

  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

  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

  聽見林中畫眉鳴叫,想象眾多鳥兒在綠樹紅花間高低飛翔,詩人不由感嘆,那人工飼養的鳥兒,棲息在華貴的金鳥籠里,有人喂以精美的鳥食,可是失去了最寶貴的自由,又怎能發出林間畫眉如此動聽的啼聲!一種寄情山水、回歸自然的愿望,溢于言表。

  回歸自然并非一帆風順,常會遇到種種挫折。只有遇事不驚,泰然處之,才能受用大自然的賜予。蘇軾《定風波》詞,別有情趣。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時,蘇軾一次途中突遇暴雨,同行者四處躲避,狼狽奔走。他卻一邊緩步前行,一邊吟起詩來。狂風暴雨的聲音,“莫聽”!拄著竹杖,穿著草鞋,比騎馬還要輕便。怕什么!?風雨終將過去。早春的寒風把酒吹醒,稍有點冷,卻迎來絢麗的雨后斜陽,一切歸于平靜。詩中“風雨”,雙關涵義。蘇軾屢遭貶謫,對人生道路上的坎坷,以坦然氣度,從容應對。

  五、人生哲理

  于敘事、寫景、抒情之中,蘊含某種哲理,使古典詩詞尤具魅力。“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老子第42章》)“一陰一陽之謂道。”(《周易 系辭下》)這些本是從“仰以觀天”、“俯以察地”實踐中提煉而來。通過日常生活事例,揭示宇宙萬物的某些規律性,可啟發人們“舉一反三”。

  唐代與王維齊名的田園派詩人孟浩然,有五律《臨洞庭贈張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太清。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

  欲濟無舟楫,端居恥圣明。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

  前四句,寫洞庭湖波濤洶涌、氣概非凡。后四句,“欲濟無舟楫,端居恥圣明。”想渡洞庭湖,卻沒有船和槳;閑居在家,對不起這開明盛世。“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坐看別人釣魚,只能羨慕釣魚的樂趣,永遠無從享受。暗喻自己一生未入仕途,希望有人引薦。這與通常所說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只有親口嘗一嘗相仿。

  蘇軾《題西林壁》對于廬山的描寫,不同凡響。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歌詠廬山的詩篇數不勝數,此篇之所以千年傳頌,除寫得自然、流暢外,與其閃耀的哲理之光有關。身在廬山,飽覽奇峰峻嶺,了解其一個個局部,卻未必認識廬山真面目。走出廬山,開闊視野,對其他山岳觀察后,通過比較,才能對廬山全局有正確評價。開放心態、比較方法,是認識事物所不可或缺的。對一個人,一所大學,一個國家,無不如此。

  自古以來,詠梅、詠雪的詩詞層出不窮。宋代盧梅坡《雪梅》別具情趣。

  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擱筆費評章。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梅美,雪也美,皆屬冬去春來征兆。詩人把梅與雪擬人化,互不相讓,為誰最先迎來春天,爭論不休。這可難為了文人雅士。詩人評價比較客觀,梅不如雪白,而雪不如梅香。宇宙萬物,各有短長,人也一樣。

  南宋理學集大成者朱熹,不少詩作尤富哲理,最著名的是《觀書有感》: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云影共徘徊。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家門前半畝大小的方形水塘,水質始終清澈明凈,因為有源頭活水川流不息。詩人聯想到治學之道,必須不斷吸取新鮮知識。這與“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大學》),“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呂氏春秋 盡數》等古訓一致,而更發人深省。

  許多古典哲理詩教人看問題要全面。歐陽修《古瓦硯》詩:

  磚瓦賤微物,得廁筆墨間。于物用有宜,不計丑與妍。

  金非不為寶,玉豈不為堅。用之以發墨,不如瓦礫頑。

  乃知物雖賤,當用價難攀。豈惟瓦礫爾,用人從古難。

  磚瓦價格低廉,制成硯臺,躋身文房四寶,即身價大增。黃金貴重,玉石堅硬,發墨功效卻遠不如磚瓦。物以致用為上,何重外形丑美!?從如何看待磚瓦,引申到如何看人,能否用其所長,是自古以來的難題。

  清代詩人趙翼《論詩》無首之一,從“矮人看戲”說開去,很有啟發性。

  只眼須憑自主張,紛紛藝苑漫雌黃。

  矮人看戲何曾見,都是隨人說短長。

  處于劇場后排的矮人,被前排觀眾擋住視線,沒看見舞臺上的表演,卻人云亦云,說長道短,信口雌黃。詩人借演藝評論界的亂象,針砭詩壇,其實帶有普遍性。對任何事物,都要獨立思考,各持己見。

  哲理詩從平常事物入手,通過生動的藝術手法,把形象思維與抽象思維、特殊性與普遍性巧妙地結合起來,往往更能引人入勝,從中受益。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優秀傳統文化越來越受重視,古典詩詞的研究與普及,取得了前所未有成就。但是,這方面工作仍顯得薄弱。古典詩詞無疑是國學的重要組成部分。有些古典詩詞,應當像對孔孟老莊著作那樣,作為經典看待。讀點古典詩詞,既增長歷史文化知識,又提升思想道德境界。“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論語 雍也》)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對古典詩詞養成愛好,變為樂趣。

  (魯諄《光明日報》原副總編、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副會長)

pc加拿大最新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