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跋涉 只為心香一瓣

時間:2018-10-09 10:51:46 來源:千夜看歷史微信公眾號 作者: 編輯:梁君

??? 當我站在橋山之巔軒轅殿前印池廣場,丁酉年公祭軒轅黃帝祭祀大典的鼓樂漸止,華夏圖騰龍越飛越高,隱沒于長空不見,有生以來關于身為炎黃子孫的認知,沒有比這一刻更強烈。

??? 千里跋涉一路風塵,我從華夏版圖的南疆,古時百越之地來到三秦大地,終于找到了纏繞心間已久疑問的答案。我是誰?我從何而來?又該去往何處?

??? 我是誰?時至今日,如我這般黑發黃膚的族群足跡遍布七大洲四大洋,有操英吉利語言扎根大洋彼岸,離開祖先世代繁衍生息的黃土地;即便身在故土,也不妨礙我們開德意志跑車穿法蘭西時裝戴瑞士手表拎著意大利手袋,看美利堅電影吃圣誕大餐過情人節。當鄉土中國封閉式社會結構瓦解后,我們從未像今天這樣沖破鄉土宗族的藩籬,勇敢地行走全世界,瀟灑地活出自我。

??? 可是,走得越遠或許越容易迷失,越是自由越該自省。記得《爸爸去哪兒》第一季紅遍全國的時候,5對明星父子上《快樂大本營》。節目要孩子們玩cosplay,5個孩子無一例外地選擇了“洋偶像”——美國隊長、花仙子、白雪公主、超人、蜘蛛俠……當時非常震驚,我們的族群曾經孕育璀璨的文明,那些瑰麗壯闊的上古神話,無數舍身取義的民族英杰,緣何在孩子們心目中了無痕跡呢?盤古、女媧、伏羲開創天地的神話傳說,也許承載著先祖的記憶;孫悟空保護唐僧西天取經的故事,也許蘊含著生命價值的探索;白臉曹操、紅臉關公、黑臉張飛,演的是戲文唱的是忠義。

??? 那些曾經滋養過整個民族的文化精華,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很多孩子從上幼兒園開始就有英文名,沿著從小學習英語、芭蕾、鋼琴、冰球,長大出國留學的軌跡成長。我們忙著追逐,忙著吸收,卻似乎把傳統遺忘了。

??? “李白,字太白,號青蓮居士”——誰還記得我們曾經有過如此優雅的取名方式;“禮、樂、射、御、書、數”——誰會在意古人從小習“六藝”,其培養模式的嚴格和精神內涵的高雅應當不輸現代英式教育。自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西方文化總能與本土文化的PK中占盡上風。如果現在小姑娘都叫Angela、Cindy,小男孩都崇拜美國隊長和超人,那么若干年后,除了黃皮膚黑頭發,我們還能拿什么標識炎黃子孫的身份?失去傳統文化底蘊的族群,又如何定義自己的歸屬?

??? 2

???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 當我們享受著現代社會高度的物質文明,享受全球一體化進程帶來的舒適生活時,請不要忘了,在成為地球村村民之前,我們首先是華夏族群的后裔。

??? 世界上沒有哪個民族會輕易丟掉身份標簽,猶太人失去國土游蕩世界,他們還保有著鮮明的民族特色。尊貴如美國第一千金伊萬卡,想要嫁入猶太人家庭必須首先改變自己的信仰。那些被冷落的傳統,有塑造我們民族性格的養分;那些被漠視的歷史,是奠定我們族群走向的源頭。

??? 因此,在丁酉年清明節,我放棄舒適假期,千山萬水地跋涉,終于站在沮水之畔、橋山之巔。我想要尋訪孕育五千年華夏文明的根脈,華夏族群歷經幾千年風雨不曾走散的心魂。

??? 當9響鐘鳴、34通鼓聲響徹橋山之巔的時候,莊嚴的禮樂伴奏下,廣袖寬襦的舞者踏著曼妙舞步,我立于祭祀大典一隅,眺望軒轅殿。殿里供著黃帝像,他戴著冠冕揚手而立的樣子,其實在教科書上早已見過。他是否看見這壯闊宏大的場面?他是否感知這莊嚴虔誠的祭祀?在我看來,畫像上的他不太像成霸道王業的君主,至少眉目之間沒有凌厲殺伐之氣。畫像上的他模樣年輕,可是在我們記憶中,他如同高曾祖父一般,是面目模糊的溫暖存在。

??? 很多官員來了,海峽對岸的同胞也來了,如今祭拜儀式想必比古代簡化了很多,鳴鐘鼓后,敬獻花籃之后三鞠躬禮成了。典禮結束之后,軒轅殿和軒轅廟里擠滿了人,或許每個人都如我這般,迫切地想要知道黃帝是誰?為何后世稱他人文初祖?為何他可獨享這舉國相望的祭祀典禮?

??? 3

??? 擠不進軒轅殿,軒轅廟前同樣煙火繚繞,在人群熙攘之中,照樣看不清軒轅廟里黃帝的塑像。就算看清楚了又怎樣?這些泥胎木塑并不是他的精魂,只是寄托后人想象的軀殼而已。

??? 在祭祀大典開始之前,清晨拜謁橋陵。從中華世紀柏處拾階而上,行至漢武仙臺已是略微氣喘。橋山上處處古柏森森,冷冽的空氣里彌漫著神秘氣息。穿過三開琉璃門就見香火繚繞處,有碑亭有供案、香爐。還不及細看,就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之下逆時針繞陵而上。圍著橋陵轉一圈方才看清楚,黃帝的墳塋里一層青磚圍圈,外一層青木柵欄拱衛。黃帝陵的封土規模不算大,自然比不上有“東方金字塔”之譽的漢武帝茂陵,就連茂陵陪葬的霍去病墓、衛青墓的封土規模也是不及的。幾株扶疏古木守護這處古樸的墳塋,圓錐形封土上早已芳草萋萋。然橋陵的樸素不會讓人生出輕曼之心,反而會令人肅然起敬。謁陵的隊伍有幾十人眾,首尾相長十幾米,沒有人高聲喧嘩,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靜穆。

??? 墓碑上的“橋山龍馭”四個大字,是大明嘉靖丙申十月九日所書。我也去過幾個帝王陵園,里面墓碑幾乎都是后世所立。如前幾天所到的茂陵、乾陵的墓碑,都是清朝陜西巡撫畢沅所書。這些墓碑無一例外,都會將墓主的身份表述明白如“漢孝武帝茂陵”“唐高宗乾陵”“漢驃騎將軍大司馬冠軍侯霍公去病墓”等等。唯有這通墓碑,只有“橋山龍馭”四個飄逸瀟灑的大字,予人無窮的想象空間。

??? 橋陵里葬的是神耶?人耶?黃帝是真實存在過的老祖先,還是活在先民臆想之中的神明?如果他是普通人,為什么能活到110歲嗎?如果他是跟盤古大帝、女媧娘娘一樣的神明,又怎么會有廟有陵,享后世延綿不絕的祭饗呢?傳說之中的“三皇五帝”,太史公不記“三皇”記“五帝”,黃帝是五帝本紀第一家。祭祀黃帝確是自古有之,橋陵旁的漢武仙臺、軒轅廟前的武帝掛甲柏,都是漢武帝祭祀黃帝陵留下的。傳說漢武帝打勝仗后途徑黃帝陵,祭祀時將鎧甲掛在一棵柏樹上,千年時光流逝,已然長成參天大樹。

??? 武帝掛甲柏下有一雙巨大的腳印,傳說是黃帝留下的。如果這對腳印是真的,那么黃帝肯定是個比姚明還高的“巨人”。《史記》載“黃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孫,名曰軒轅。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長而敦敏,成而聰明。”黃帝有名有姓有父系,按此記載他應該跟我們一樣的肉骨凡胎,只不過小時后比大多數人早慧,少年誠實敦敏、成年睿智通達。史記沒有記載他的身高體重,但這一雙大腳似乎暗示他有著與眾不同的天生神力。許是有這樣強壯的祖先,后世子孫更有安全感吧。

??? 4

??? 《史記》云:“軒轅之時,神農氏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于是軒轅乃習用干戈,以征不享,諸侯咸來賓從。”黃帝的王圖霸業是從征戰暴虐百姓的諸侯開始的,在習用干戈樹立威望之后,他與炎帝戰于阪泉之野,“三戰,然后得其志”;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遂禽殺蚩尤。”打敗神農氏和蚩尤,他登上了事業的高峰“而諸侯咸尊軒轅為天子,代神農氏,是為黃帝。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嘗寧居。”

??? 按照《史記》的記載,黃帝是一位勞碌的王者,足跡遍布四方:“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對照現代的地名,黃帝東至山東、西抵甘肅,南到湖南,登上過泰山、崆峒山、岳陽洞庭湖君山。“北逐葷粥”的王業跟秦皇漢武更是不謀而合,“葷粥”就是秦漢的匈奴。秦始皇使蒙恬率30萬軍隊修筑萬里長城防范匈奴,漢武帝多次派衛青、霍去病、李廣等名將征討匈奴。原來游牧民族一直是華夏族群的邊患,人文初祖黃帝北上防御外患,后世有作為的帝王做的跟他同樣的事。

??? 更妙的是《史記》記錄黃帝的生平功績和征戰版圖,卻沒有未記其生卒年月,只載其居軒轅之丘,娶西陵之女嫘祖,生二十五子。《五帝本紀》都沒有具體的年代可考,也許能為黃帝生平年代作佐證的,是那株黃帝手植柏。在軒轅廟入口處,有一株蒼勁挺拔、亭亭如蓋的柏樹,不僅用圍欄保護起來,還立碑作記“黃帝手植柏”。相傳此株柏樹是黃帝親手栽種的,經過現代檢測手段,這株樹足足有五千年的歷史。按照樹齡推斷,黃帝生活于5000多年前,正好是新石器時代向青銅器時代過渡的時期,在夏朝(約公元前21世紀-約公元前16世紀)開始之前,這與 “五帝之后是夏”剛好吻合。

??? 夏商周三代,夏是唯一沒有直接史料流傳下來的朝代,雖然有太史公《夏本紀》等史料的佐證,在專家學者看來夏的歷史還很茫昧,有待考古新發現、出現新史料。那么夏之前的“五帝”時期歷史,更是茫昧。也許在沒有足以佐證黃帝身份的考古發現出現之前,黃帝身上總是蒙著一層神秘面紗的。

??? 5

??? 《史記》沒有記載黃帝的出生,卻清楚地記載他的死亡:“黃帝崩 ,葬橋山。”清晨在謁陵路上,遇到守護黃帝陵墓的天黿神慧,我特意脫離大部隊,留了兩分鐘跟它單獨相處。

??? 剛開始以為“天黿神慧”是只靈龜,仔細一看才知道是條龍,威猛神武的。傳說黃帝在昆侖山上遇到神龍天黿,封其為守護神,于是天黿守護黃帝陵幾千年。這樣的傳說會讓我在剎那間神思恍惚,原本認定黃帝是華夏族群的老祖父,又開始疑心他是半人半神的存在。

??? 按照《史記》的記載,五帝之中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分別是黃帝的孫、曾孫、五世孫、七世孫。夏禹是帝顓頊之孫,顓頊又是黃帝之孫。那么,夏商周都是黃帝的后裔,也難怪他被尊為“人文初祖”,享受后世祭饗。傳說黃帝造出了指南車,發明了最早的炊具“釜甑”,定衣冠嫁娶之制,賜姓氏分貴賤之別……

??? 黃帝陵前的祭祀香火,從夏商周到春秋戰國、從秦漢到唐宋元明清從未間斷過。幾千年過去了,華夏族群繁衍生息,生存地域早于突破原來先祖篳路藍縷的黃河流域,可黃帝一直是華夏民族的精神圖騰,是華夏文化的源頭,是炎黃子孫的根脈和心魂。

??? 80年前的清明節,正值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前夕,為喚起四萬萬同胞的民族熱情,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國共兩黨共赴橋山黃帝陵,公祭軒轅黃帝。那天是1937年4月5日,毛澤東親筆撰寫祭文,派代表林祖涵致祭黃帝陵前:

??? “ 赫赫始祖,吾華肇造,胄衍祀綿,岳峨河浩。

??? 聰明睿智,光被遐荒,建此偉業,雄立東方。

??? 世變滄桑,中更蹉跌,越數千年,強鄰蔑德。

??? 琉臺不守,三韓為墟,遼海燕冀,漢奸何多!

??? 以地事敵,敵欲豈足,人執笞繩,我為奴辱。

??? 懿維我祖,命世之英,涿鹿奮戰,區宇以寧。

??? 豈其苗裔,不武如斯,泱泱大國,讓其淪胥。

??? ……”

??? 這份祭詞,猶如諸葛亮的《出師表》一般慷慨激昂,激勵著中華兒女抗戰到底,終于贏得了抗戰勝利。其實在惶惶5000年歷史之中,又何止近代的抗日戰爭?華夏族群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疆土分裂的變局、改朝換代的兵禍、外族入侵的磨難,直到今天種族不滅圖騰依舊,龍的傳人依然生活黃土地上,這是何等的幸運?

??? 然,歷史沒有偶然的幸運,只有必然的結局。當軒轅黃帝在5000年之前率云師監萬國,在華夏大地上豎起的龍旗,一直福佑著華夏兒女,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pc加拿大最新稳赢公式